煮蛇肉忌放什么,院子里突然出现一条蛇

小时候,住在闽北的邵武,感觉那四季是分明的:春雨绵绵,夏日炎炎,秋天瑟瑟,隆冬冰雪。每年一开春,到处生机勃勃,人与万物共享着阳光。当时的生物,无论是在种类上,还是在数量上都比现在多得多。比如,那时地处武夷山脉的邵武是有老虎的,我就见过卖老虎肉的。那个时候:地下,到处都容易挖到蚯蚓;地面上,多处地方都能看到青蛙。每到夏天,天上更是飞着小鸟、各种小飞虫、蜻蜓等等。就是蛇,每年也必然要照面好多次,尽管我们并不愿意见到它。

蛇在冬天是要冬眠的。我后来从沙县青州造纸厂中学转到泰宁一中读初二的时候,在一次劳动中就挖到过正在冬眠的蛇,它一动不动的缩成一团,任人摆布,只是身体的蠕动表明它是个活物。传说,蛇是在春天的惊蛰时,被天上的雷声叫醒的。所以,春雷以前没有蛇。

我童年住的大院,就时常会有蛇的“光临”。这个时候,大人们就拿起棍子、竹竿、锄头或铲子等等,一起来打蛇。但凡打到了蛇,就在大操场的边上支起一个炉,开始煮蛇。据说蛇是不能在屋里煮的,因为会招引蜈蚣。那时候,单位里煮蛇,好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:无论谁打的蛇,凡是煮蛇的时候,若有小孩在那排队,前十名是可以分到蛇肉吃的。我就排队吃过一次,分得了一瓢羹的汤和一块比水果糖还小的蛇肉。

记得曾有一次,我们七、八个男孩,从大院下坡,走向16团方向。然后,穿过邵武一中,来到大河边。这条河叫富屯溪,是邵武城北的天然屏障,北面叫水北,南面的就是城内了,我们在这条河的南边游泳,抓鱼,捡河蚌、摸河螺。当我把小手向河边的石缝里摸去,每每就能抓到一把一把的河螺。记得有一回竟抓到了水蛇,吓得我小手直哆嗦,不敢再在河里逗留了。在河边,有时也会看到蟒蛇。那时还小,见到蛇都是躲着的。春天,我们也常常到山地里去挖笋,也会碰到青竹蛇等等。但我们最害怕的是五步蛇,传说看到五步蛇以后,走五步就会死人的。当然,后来知道这是没有根据的。

还有一次,我到田里去钓青蛙,看见一只碗口大的大蛇,足足有二米长,横在小道上,吓得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直到后面一个小朋友跟上来,问我怎么回事?我才吓得掉头猛跑,引得他也莫名其妙地跟着我,跑了很远的路才停了下来。还有一次,好像是放暑假时到父母工作的工地上,记不得是建阳,还是建瓯?还是邵武的205工地或铜矿工地。我在那被一只眼镜蛇追过,它好像责怪我侵犯了它的领地,昂起头,伸出红线般的舌头,并发出鸭般的叫声追过来,又一次吓得我仓皇逃跑。

直到1971年春天,我被分配到邵武跃进中学读初一的时候。我们一行去上学,因为要走很远的路。要穿过一大片两边都是农民菜地的小路,在上学来回的路上,常常会看到蛇。于是,才正式开始了打蛇的经历。

我们这个单位的子女,本来都是到更近的一中读书的,可能是我们单位的子女读书都不大好的缘故。在我印象中,好像前面没有读到高中毕业的,大多是初中毕业或初中没毕业就单位内招去工作了。所以从我们开始,被转到跃进中学去读书了。我至今对没有进入邵武一中读书很是愤愤,对唯一读过的一个一中,即泰宁一中很是感念。当老师这么多年,我对一中出来的学生都投之以欣羡。因为但凡读过一中,其功底就不一样,就象各行各业有童子功或有家传似的。

我曾经见过两头蛇,是两端各有一个头。好在见到的是一条长仅一尺,大概也就十厘的钢筋这么粗细的蛇,我们七、八个孩子把它团团围住,仔细分辨,竟搞不清哪是真头?哪是假头?因为蛇太小,就放它逃生了。

不久后,我们五、六个读初一的孩子第一次打了一条大蛇,于是把蛇拖了回来。然后把蛇头用绳子捆在树上,在七寸处割一刀。然后剥皮,再然后切煮。就这样,几个孩子自己动手杀好并煮了蛇。因为我们好几个都是独自在那里的,父母亲都到工地上去了。煮好后,把蛇肉摆放到餐桌上,大家团团围坐,正准备要美美的饱食。这时,有一人说话了,他问:蛇的骨髓有没有挑掉,不然有毒,吃了会死人的。于是,大家因没有挑骨髓而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吃。过了好一阵,有一个胆大的孩子说:你们不吃,我吃。他刚一拿起筷子,我们大家顿时都抢着吃了起来。很快就把蛇肉都吃光了,好在过后也都没事。我后来想,大概正好是条无毒的蛇吧。再后来,当我们再杀蛇的时候,就知道要把骨髓挑掉了。

以上就是关于怎么的菜谱做法,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

内容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esgeneral.com/article/107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