稀粥状是什么玉,粥状结构是什么玉

稀粥状是什么玉,粥状结构是什么玉

招魂古井

作者:何晓

冷明珠和刘谨都是西南师范大学本硕连读的研究生,刘谨的祖奶奶70多年前从古城嫁到江州、冷明珠的爸爸30多年从古城参军出去,因为这个关系,两人认了老乡,常常相互关照,然后很自然地就相爱了。今年春节他们去了一趟江州刘家,可至今却还没有回过古城冷家。

1

冷老伯转业后在达州一个军工企业工作,虽说古城老家已经没什么亲戚了,可落叶归根,两年前退休后,他还是回古城来买了一套古院,打算在这里安度晚年。

古院在五元街东头,从临街刻着一对高大门神的双扇木门进去,穿过一条长长的窄窄的甬道,后面是两套天井的四合院:大四合院做卧室书房、小四合院做厨房餐厅卫生间,厨房后面还带了一个百多平方的后花园。

因为前面没有门脸、不能做生意,后面靠着城郊、地势偏僻,这套房子还比较便宜,冷家老两口很是满意。他们早就知道女儿已经在大学里找了男朋友,现在安顿下来了,就叫女儿趁着暑假把男朋友带回来让他们看看。

冷明珠和刘谨原本也有这个打算,可临走的时候,导师突然有事把刘谨留下了,冷明珠只得一个人先回古城。

2

女儿回来的第二天早上,冷妈去厨房做早饭,冷不丁地却看到冷明珠竟躺在后花院凉亭里。冷妈只以为女儿起得早,去那里躺躺图个凉快,就没多问。

可第二天早晨,冷妈居然又发现冷明珠躺在凉亭里!她沉不住气了,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看到女儿在凉亭中间的椅子上侧躺着睡得正香,脖子上雪白的玉坠子掉在淡蓝色的睡袍外面……

冷妈一眼就看到那玉坠是一条龙,呈半圆形,幽幽地闪着荧光。

冷妈心里更不安了,赶紧一溜小跑,回了耳房,推开门进去,喘着气压着嗓门凑在老伴耳朵边,战战兢兢地说:“明珠是不是有毛病呀?”

冷老伯还没睡醒,半睁着眼,迷迷糊糊地问:“她今天又睡凉亭里了?唉,夜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,你不要咋咋呼呼的。”冷老伯的反应不像老伴那样强烈,他翻过身子,继续睡。

3

“我看不像是夜游……”冷妈看到冷老伯一副懒心无肠的样子,只得关上门出来,回到厨房 忐忑不安地做着早饭。

还没把稀粥熬出香味,冷明珠深一脚浅一脚地进来,边揉眼睛边问:“妈,那凉亭下面是不是有口井呀?”

“那凉亭有些年头了吧?没听说下面有井啊?你睡糊涂了?”冷妈觉得女儿还没醒,在说胡话。

“是真的,我这两天晚上明明是睡在房间里的,可早上醒来,却发现自己躺在凉亭里。真是邪门,整晚都梦见自己到凉亭下面的井里去找东西,累死了!”冷明珠已经24岁了,可在妈妈面前还像个小姑娘。

冷妈惊恐地看着宝贝女儿,心里想:她不会是撞邪了吧?

4

上上下下盯了女儿一阵之后,冷妈小心翼翼地说:“玉是不可以随便戴的,特别是老玉……”

她的话没说完,冷明珠就按住胸口说:“我可没有随便戴玉啊,这是刘谨他们家祖传的。”

吃早饭的时候,冷明珠又问她爸爸,凉亭下面是不是有井。冷老伯说:“这半条街以前都是白蜡孙家的,不过我小的时候,他们家的白蜡生意就已经很不景气了,在卖铺子、卖房子。孙家是大家族,院子不是任何人都随便可以进来,里面有没有井,只有孙家的人才知道。”

“要是有井,修个亭子在上面做什么?妈看啊,你这是中邪了!”冷妈伸出手说,“把那玉龙取下来,妈先给你保存着。”

“好吧。”冷明珠虽然不相信那件事情和玉龙有关,但她知道妈是为自己好,还是把玉龙取下来递了过去,心里想:要是今天晚上不戴玉龙还做噩梦,妈自然就不会这样想了。

5

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那天晚上没有戴玉龙了,她却睡得很好:没做噩梦、醒来也还在床上!

难道真和那玉有关系吗?那玉她戴了半年,从来没有什么不对劲啊!

冷家的人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情,只好等刘谨来了再说。

6

刘谨兴致勃勃地来了,却没想到冷家的人会给他说这样一件希奇古怪的事情,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那会是真的。于是,当天晚上,冷明珠又戴上玉睡觉……

冷家父母和刘谨一夜守在院子里,果然亲眼看到冷明珠半夜起来,就像是醒着一样,径直走到凉亭里,躺在凉亭中间的躺椅上睡着了——最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的是,她才回来几天,对院子的结构并不很熟悉,堂屋的门槛高,她白天过的时候,不留神就会被袢脚,晚上黑灯瞎火的,却能顺利地过去,好像非常熟悉这里一样!

问题果然出在那块玉龙上!

刘谨赶紧解释说,这块玉是春节的时候冷明珠去刘家,他祖奶奶亲手给冷明珠戴上的。刘谨从小就看到祖奶奶戴这个玉,她老人家现在近90岁了,还健康得很。况且,冷明珠在学校里戴着都没有问题,为什么一回来就有问题了呢?关键或许还在这个古院和凉亭上!

7

冷老伯觉得刘谨说得也有道理,就去找古城的老人询问。终于,他在城南茶馆找到了以前孙家大厨的孙子,人称魏一手。魏一手给冷老伯讲了一段听来的故事:

70多年前,孙家的小姐喜欢上了自家白蜡铺子里的小伙计,怀了孕,孙老爷怒不可遏,要用家法打断小伙计的腿、让小姐自尽。小伙计痴情得很,在石板上把头磕破了,求孙老爷放过小姐,只要孙老爷放过小姐,他什么都可以做。

孙老爷听了小伙计的话,狠毒地说:根据家法,两人中有一个愿意填井,就可以放过另一个。小伙计二话不说,起身就跑到后花院跳进了井里!

因为是家丑,孙家把这事满得很紧,那原本就只是私宅里的井,填了也没人留意,孙家对外只说小伙计去送货了,又借口要将后花院改建成了西式花园,另在五元街口打了一口公用井,附近的居民都可以用。因为是善举,在井打好的当天,县长还亲自给孙老爷送了一块匾。

可这之后,孙家就开始走下坡路了:孙小姐乘船离开古城、两个少爷都跟传教士去了英国、孙家大女婿卷钱跑了,后来孙夫人死了、孙老爷病了,再后来连那些掌柜也开始背着老板用柜上的钱做自己的生意,孙家很快就破产了。

孙老爷过世前,全靠着卖铺子卖宅子过日子。几十年过去,孙家院子几易其主,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原本就很少,知道那口井的具体位置的人就更少有人了。

8

纵然冷老伯一向不相信鬼神,这时候也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:女儿的举动太蹊跷了,怕是事出有因。他决定请人来推掉凉亭,看看下面是不是真的如女儿梦里一样有一口井。

在冷家人和刘谨的眼前,凉亭被推到了。工人们刨开地上的建筑垃圾后,他们果然看到了一个井沿!

冷明珠尖叫一声,冲了过去,蹲下身子就开始用手扒拉井里的土。刘谨急忙拉住她。冷老伯也对工人说:“请继续挖,把这口井淘出来!”

两天后,井被淘出来了,被拉上来的泥土里,赫然可以看到一根根白骨,还有一块半圆的羊脂玉!冷明珠举着玉,尖声喊叫:“刘谨!刘谨!”

刘谨正跟着冷老伯去拨打110,听到这个惊恐的声音赶忙跑了回来。他拿过冷明珠手里的玉,张大的嘴巴一时间怎么也合不拢——那竟是一只玉凤!

9

冷明珠从脖子上取下玉龙,和刘谨手里的玉凤凑到一起,两块半圆形的玉居然天衣无缝地合拢了,成了一块珠联璧合的龙凤玉坠!

警察很快就到了,魏一手听到消息也来了,他看到白骨和玉龙玉凤,惊讶地说:“没想到,不仅填井是真的,葬玉也是真的呀!”

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, 魏一手说:“我听爷爷讲过,孙家小姐有一块龙凤玉,她被送走的时候,把玉一掰为二,将其中一半扔进了井里,说是玉如其人,要一直陪着小伙计,另一半说要留给他们的孩子……可是,为什么两半都在这里?”

魏一手不明白,但冷家的人却完全明白了:原来,这是一口招魂的古井呀!这块龙凤玉坠合拢了,是不是意味着两个相爱的人也要团圆呢?

就在这个时候,刘谨的手机响了:“谨儿,带着明珠赶紧回来吧,你祖奶奶过世了!”

稀粥状是什么玉,粥状结构是什么玉

稀粥状是什么玉,粥状结构是什么玉

以上就是关于怎么的菜谱做法,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

内容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esgeneral.com/article/10372.html